您现在的位置克拉玛依新闻首页 >>文化新闻>>正文

吴小蒿身上现实感与理想性的结合、个人命运与时代精神的交织

【裸照威胁女生去世】

從文學與生活的表現關係來看,《經山海》把鏡頭從個人生活搖向更廣闊更真實的公共空間。文學對個人生活、靈魂深度的探尋固然重要,但刻意的強調也會帶來問題:它容易演變為孤獨、絕望、頹喪和虛無情緒的堆積,將狹隘、瑣碎理解為高深,把對小我的書寫奉為上品,這樣的文學顯然與時代要求相距甚遠。《經山海》邁出的這一步,顯示了小說走向開闊的一種可能性。

《經山海》 趙德發著安徽文藝出版社出版

當吳小蒿從小我世界中勇敢走出時,一個新的自我誕生了,寄寓在她身上的時代印記也凸顯出來。“無窮的遠方,無數的人們,都和我有關。”正是有無數吳小蒿們的“破繭成蝶”,將個人命運與時代命運緊密結合,才能譜寫出新時代的青春之歌。《經山海》對吳小蒿這個基層鄉鎮好幹部形象的成功塑造,為我們思考作家如何書寫現實提供了具有參照意義的樣本。

生生不息的社會現實期待作家的深入體驗和準確捕捉,以文學的方式觸摸時代的躍動脈搏,拿出真正有辨識度的當代文學作品。判斷一個時代“文學辨識度”的重要標準在於,能否塑造出具有鮮明時代氣息和時代精神的文學人物典型。新中國成立70年來的創作中,曾經涌現出許多鮮活的文學人物,他們或是開時代風氣之先,或是成為時代精神的卓越象徵,深刻影響當時和此後的讀者。可以說,典型人物所達到的高度就是文藝作品的高度,也是時代的藝術高度。只有創作出典型人物,文藝作品才能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

小說在內容結構上比較突出的是“大事記”,它由“歷史上的今天”“小蒿記”“點點記”三部分,意在將國家和民族的大歷史與吳小蒿的工作與家庭、女兒點點成長的小歷史有機融合到一起。這樣的融合頗有意味,從中能看到個人與社會、國家緊密相連的精神隧道。吳小蒿的個體命運如何折射時代的變遷?這就不得不提到吳小蒿擔任楷坡鎮副鎮長之前的生活。她生於農村,曾被重男輕女的父親嫌棄;考進大學、走進城市,本想改變命運,卻因遇人不淑而飽嘗婚姻生活的艱難;踏入工作,她志存高遠,卻一再遭遇瓶頸……吳小蒿一開始只是想從苦楚和煎熬中逃脫,從個人情感中衝決開來,可是當她回到鄉鎮,奔赴到更開闊的世界,通過忘我地工作,通過為基層百姓造福,通過投身蓬勃進取的時代歷史,她發現改變帶來的更大意義。經得山海,見得日月。從吳小蒿的奮鬥與抉擇中,我們既能看出中國人代代相傳的家國情懷和使命擔當,又能看到當今青年擁有的對社會與個體、國家與個人關係的理性認識和情感認同,這也是她所以被視為時代新人形象的重要原因。

正是在這樣的脈絡中,我們可以解讀趙德髮長篇新作《經山海》的現實意義。小說通過吳小蒿這個鄉鎮女幹部形象,突出展現當代青年從“小我”中突圍,投身社會生活和集體事業中去的故事。吳小蒿身上現實感與理想性的結合、個人命運與時代精神的交織,讓一個具有鮮明辨識度的時代新人形象呼之欲出。

吳小蒿出身農家,在城市求學工作多年之後,考取副鎮長,再回鄉鎮基層工作。在如火如荼的鄉村建設和脫貧攻堅時代背景下,這樣的人生經歷很有代表性。身為基層幹部,吳小蒿既要處理紛繁瑣細的基層事務,也要應對新工作新同事帶來的人際考驗,以及個人和家庭生活中的苦辣酸甜。她不是我們通常印象中風風火火的鄉鎮女幹部,相反,她柔弱單純,但始終有一種深厚篤定的力量。遇到安全事故和群體性事件,她不慌不亂,以一顆為民之心予以妥善解決;被人搶功、遭遇不公平待遇,她不爭不怨,專註手中工作和鄉鎮未來發展;後來被安排到文化部門,她默默擔起地方文化建設重任,促進傳統文化申遺、推動丹墟考古、復植楷樹林、打造楷坡祭海節、興建漁業博物館等,這些事情都一再證明她堅定的事業理想與可貴的行動力。這樣的人物形象可親可感接地氣,既讓人看到基層工作的生態現實和基層幹部的真實境遇,又以人物身上的奮鬥精神和理想主義品質,感染和鼓舞讀者。

《 人民日報 》( 2019年11月22日 20 版)

医生用嘴吸尿救人40%学生数学焦虑医生用嘴吸尿救人杨紫现身整形医院人工降雨引发暴雨发现陨石撞海证据张艺谋评价周冬雨首枚异形纪念币特斯拉玻璃翻车裸照威胁女生去世陈丽华护士盗窃王源联合国发言衡阳失联教师回家盖茨答白岩松提问王源登朝闻天下王思聪资产被查封人工降雨引发暴雨英特尔因产品道歉斯科拉里国安谈判盖茨答白岩松提问王源联合国大会长江索道停运检修英特尔因产品道歉元旦放假一天裸照威胁女生去世王思聪再被限制郝蕾宣布离婚王思聪被取消限制江一燕别墅未审批天津男篮宣布换帅